1. <s id="01650"><th id="01650"></th></s>
      <menu id="01650"></menu>
      1. 首頁 | 園林新聞 | 規劃設計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風景旅游 | 園林城市 | 世界園林 | 風景園林師 | 花木資訊 | 人居環境 | 園林論壇 | 園林博客

        美國現代主義風景園林大師丹-克雷及其作品

        http://www.www.g5259.com 2011-05-24 來源:中國園林 作者: 發表評論(0)

          

          在美國的風景園林界,丹.克雷(DanKiley)是一個特別的人物,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并不象他的同輩丘奇(T.Church)、艾克博(G.Eckbo)、哈普林(L.Halprin)那樣赫赫有名。他從未加入美國風景園林學會(ASLA),卻是美國建筑學會(AIA)的成員。他把自己的家和事務所都安在了新漢普郡州的鄉村,離任何大都市一百英里以外,以至于客戶和合作者找他都很困難。即便他的事業很成功,他的事務所也一直保持著一種較小的規模的不太正規的狀態。他很少發表文章或者著書立說。即使在一些會議和講座的場合,他也少有關于設計思想和理論的系統論述。進入80年代以來,隨著各種出版物對克雷的作品的不斷介紹,隨著他獲得的一些重要獎項,以及在一些著名學府設立的講座,他的聲望越來越高,影響也越來越廣泛。

          克雷1912年出生于馬塞諸塞州波士頓的一個普通人家,母親是位家庭婦女,父親是一位建筑公司的經理和優秀的拳擊手。克雷的家住在波士頓的Roxbory地區,童年的他就是在家四周迷宮般的小巷和帶欄桿的院子內外嬉戲成長。到了夏天,克雷通常到新漢普郡懷特山附近祖母的高地農場,這里美麗的景致和無憂無慮的鄉村生活帶給一個孩子無窮的樂趣,也在不知不覺之中培養了他對大自然的熱愛。

          上中學的時候,克雷在一家鄉村高爾夫俱樂部當球童,被高爾夫球場的景觀所吸引,開始研究起高爾夫球道的設計和種植。他也對植物發生了興趣,常常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到阿諾德(Arnold)植物園去認識植物。他喜愛讀書,愛默生(Emerson)、梭羅(Thoreau)和歌德(Gorthe)的作品對他的思想有很大影響,他后來選擇的回歸田園的生活方式和在設計中強調自然體驗的思想都體現了這一點。

          1930年克雷高中畢業,由于大蕭條,工作機會很少。1932年克雷給波士頓地區所有的風景園林師和規劃師寫信求職,只有沃倫?馬寧(W.Manning)答應給他提供一份沒有工資的學徒職位。馬寧是當時全美最優秀的園藝專家之一,曾為奧姆斯特德工作。克雷欣然接受了這個職位,并一直做了5年學徒,第6年成為事務所的正式職員。馬寧在景觀設計中更多地關注大尺度的土地利用,并不太注重設計的微妙和精細,他告訴克雷要從個人的直覺出發,從個人的體驗和經驗中去尋找解決基地問題的辦法,而不要去模仿某種形式。馬寧是克雷的引路人,在他事務所的工作,使克雷避免了在進入行業之初受到當時各種保守或激進的思想的影響和禁錮,而是埋頭于實際的工程實踐之中,學到了大量關于植物的知識,積累了許多工程的經驗,并且對于什么是風景園林中最重要的問題有了自己獨特的理解。

          身為美國風景園林學會(ASLA)創始人之一的馬寧給了克雷兩條建議:不要加入ASLA,也不要去哈佛大學。克雷聽從了一半,他始終沒有加入ASLA,只是加入了美國建筑學會(AIA),但是1936年他作為一名特殊學生,進入了哈佛大學設計研究生院學習。

          此時的哈佛大學風景園林專業被學院派(Beaux-Arts)的正統課程和奧姆斯特德的自然主義理想占所占據。前者用于規則式的設計,后者應用于公園和其它公共復雜地段的設計。但兩種模式很少截然分開,而是在公園的自然之中加入了規則式的要素;而古典的對稱設計被自然的植物邊緣所軟化。在這里,設計過程似乎已簡化為一套預定的解決辦法去處理可能出現的問題。對此,克雷不免深感失望,與他同樣不喜歡系里保守的歷史主義風格的是他的同學艾克博(G.Eckbo)和羅斯(J.Rose)。在哈佛的同時,克雷仍每周在馬寧事務所工作約30小時,也許是缺少時間,也許是對死板的教學和折磨人的作業沒有太多的興趣,他總是在交圖前一天趕回教室,一邊設計一邊畫圖,然后簽上大名。

          1937年,格羅庇烏斯來到哈佛建筑學院,將包豪斯的辦學精神帶到哈佛,徹底改變了哈佛建筑學專業的“學院派”傳統。在他的指導下,建筑系很快變成一個關于藝術、社會和技術的新思想醞釀的地方,充滿著讓人激動的探索氣氛。然而,風景園林的教授們試圖忽視這些,他們堅持認為:園林不同于建筑,建造園林的材料幾百年來沒有什么變化,園林的革新無非是規則式和不規則式之間微妙的平衡。自然式的草地樹叢看起來同樣適合于古典建筑和現代建筑。

          格羅庇烏斯將不同設計學科之間的合作思想也帶到了哈佛,正是在他的合作工作室,艾克博第一次將密斯式的空間運用到了景觀設計中,這一嘗試給了克雷很大的啟發。但遺憾的是,格羅庇烏斯對在外部環境進行這樣的探索并沒有多大興趣,他追求的是為現代建筑提供一個完全中性的空間。沒能得到格羅庇烏斯的支持,克雷、艾克博和羅斯轉向特納德(C.Tunnard)、芒福德(L.Munford)和柯布西埃(LeCorbusier)等人的文章。三個意氣相投的學生通過各種雜志書籍和相互間的交流,了解了現代建筑的發展潮流和1925年法國裝飾藝術博覽會上出現的園林設計的新開拓,以及斯蒂里(F.Steele)在設計中向國際潮流靠攏的努力。他們在設計中學習了古埃佛瑞堪(G.Guevrekian)、萊格瑞安(G.Legrain)和維拉(Vera)兄弟的構圖技巧,并試圖將鋁、塑料、鋼筋混凝土等材料運用到設計中。艾克博和羅斯還在建筑和藝術雜志上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和實驗性的作品。《建筑評論》雜志的編輯找到他們三人,請他們寫一些文章談談現代環境中的景觀設計問題,這就是1939-1941年發表的《城市環境中的景觀設計》、《鄉村環境中的景觀設計》、《原始環境中的景觀設計》等一系列文章。盡管他們的努力在風景園林系和建筑系都沒有得到官方的支持,但現代主義的潮流已經掀起了。這就是今天被人們津津樂道的“哈佛革命”(HarvardRevolution)。

          1938年克雷沒有拿到學位就離開了哈佛。此時,馬寧辭世,事務所也解散。克雷去Concord市工作了短暫的時間后,于1939年春,經人推薦到華盛頓特區美國財政部公共建筑局作助理風景園林師。到了夏天又被調到美國住宅局(USHA)作助理城市規劃師,從事低收入住宅的規劃設計。

          二戰爆發前的東海岸地區是美國現代建筑運動的中心。在華盛頓,克雷有機會結識了許多人,包括設計領域的一些顯赫人物和一批日后成為合作者和客戶的人,這些早期的接觸逐漸形成了對克雷的事業非常有利的關系網。路易斯-康(L.Kahn)是第一位克雷有幸與之合作的現代建筑大師。在USHA工作時,克雷為康的許多住宅工程作場地規劃的咨詢。康對材料簡潔而巧妙的運用,對設計結構的清晰表達,以及對作品的內在精神魅力的追求,影響了克雷并引起他的共鳴。通過康,克雷還認識了一位極富才華的年輕建筑師埃羅-沙里寧(E.Saarinen),后來成為他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和親密朋友。

          1940年克雷離開住宅局,在華盛頓特區和佛吉尼亞州的Middleburg開設了丹-克雷事務所。他的第一個委托任務是位于佛吉尼亞州40英畝的Collier住宅庭院。Collier花園和這段時期的許多其它住宅庭院設計,克雷探索了新的表達方式,主要是受現代藝術影響的曲線和非正交的直線形式。

          1942年,克雷與安妮(Anne)結婚。由于設計任務少,那幾年克雷的大部分項目是建筑設計。在康和小沙里寧的推薦下,他擁有了新漢普郡州的建筑師行業執照。克雷的建筑知識以及他對現代建筑的理解在當時的風景園林師中并不多見,這對他后來將建筑空間擴展到園林中以及在園林設計中運用建筑手段表達有很大的幫助,也是建筑師樂意與他合作的原因。

          1942-1945年的二戰期間,克雷在工程兵團的戰略設施辦公室服役,在小沙里寧離開后,他成為設計處的負責人,并于戰爭結束后的1945年被派往德國,負責重建紐倫堡的正義宮作為審判戰犯的法庭。這項工作使克雷有機會周游西歐,實地考察歐洲的古典園林。現代運動早期的反歷史主義立場和哈佛枯燥的歷史課程一定程度上使克雷對古典園林的認識有些片面,因此這次歐洲之行對他的影響極為深刻。他參觀了十七世紀法國勒?瑙特杰出的古典園林凡爾賽和ParcdesSceaux,園林中以幾何方式組合的林蔭道、樹叢、草地、水池、噴泉等規則要素產生了清晰完整的空間和無限深遠的感覺。克雷在這里找到了他一直苦苦尋覓的結構手段。也許是因為這次的收獲,在后來的幾十年里,克雷廣泛地出國旅行,不斷地從各種文化遺產中吸收養分,古羅馬的建筑遺跡、西班牙的摩爾式花園、意大利的莊園都成為他汲取靈感的源泉。

          回國后,克雷開始嘗試運用古典要素,加上與自然朝夕相處獲得的對自然的認識,在各種尺度的工程中進行新的試驗。1946年,小沙里寧邀請克雷參加了杰弗遜紀念碑設計競賽的方案小組,方案的獲勝使克雷在全國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從40年代晚期到50年代早期,克雷的作品顯示出他用古典主義語言營造現代空間的強烈追求。

          1955年印地安那州哥倫布市的米勒住宅(MillerGarden)被認為是克雷的第一個真正現代主義的設計。米勒家族在二戰后的哥倫布市對工業、社會和文化的影響舉足輕重,他們是現代社會少有的那種純粹的藝術贊助人,在他們的資助下,哥倫布市邀請了一些當時非常著名的建筑師為城市設計了一系列公共建筑。因而當他們請小沙里寧設計自己的住宅時,顯然要將這座住宅作為整個城市現代建筑運動的一部分。小沙里寧的方案是一個平面成長方形的建筑,內部4個功能區呈風車狀排列在中心下沉式起居空間的四周。建筑周圍是一塊長方形的約10英畝的相對平坦的基地,克雷將基地分為三部分:庭院、草地、和樹林,這似乎是一種古典的結構傳統。然而克雷在緊鄰住宅的周圍,以建筑的秩序為出發點,將建筑的空間擴展到周圍的庭院空間中去。許多人都認為,米勒花園與密斯-凡德羅的巴塞羅那德國館有很多相似之處。德國館中,由于柱子承擔了結構作用而使墻體被解放,自由布置的墻體塑造了連續流動的空間。而在米勒花園中,克雷通過結構(樹干)和圍合(綠籬)的對比,接近了建筑的自由平面思想,塑造了一系列室外的功能空間:成人花園,秘園,餐臺,游戲草地,游泳池,曬衣場等等。

          1955年的米勒花園標志著克雷獨特風格的初步形成,是克雷設計生涯的一個轉折點,這以后,他放棄了自由形式和非正交直線構圖,而在幾何結構中探索景觀與建筑之間的聯系。他的設計通常從基地和功能出發,確定空間的類型,然后用軸線、綠籬、整齊的樹列和樹陣、方形的水池、樹池和平臺等古典語言來塑造空間,注重結構的清晰性和空間的連續性。材料的運用簡潔而直接,沒有裝飾性的細節。空間的微妙變化主要體現在材料的質感色彩、植物的季相變化和水的靈活運用。

          在合作米勒住宅花園的中期,作為空軍建筑顧問的小沙里寧推薦克雷參加了新的空軍學院的設計小組,與SOM建筑事務所合作。學院中心的空軍花園,克雷以幾何分割的水池和草地展開,其比例模數和優美的韻律與附近建筑相聯系,豎向的綠籬、噴水及兩邊各4排高大的刺槐樹增加了花園豎向的尺度,限定了空間。

          1963年設計的費城獨立大道第三街區,克雷用700株按網格種植的刺槐樹,在城市中心創造了一片整齊的森林。連續的同一種植物形成了一個大的統一空間,規整的林中空地是方形的水池和貝殼拖盆上的噴泉,中心軸線是第一、第二街區的延續,軸線上的高大噴泉與遠處的貝爾圖書館和獨立大街呼應。1962年克雷設計的芝加哥藝術協會南花園是一個安靜的尺度親切的花園,兩側下沉式的廣場的上方是山楂樹冠交織成的低矮頂棚,坐在其中,注視水池中的涌泉,能夠感受到遠離人群獨處時的快樂。

          1969年,建筑師凱文-羅奇和約翰-丁克魯接受了設計加州奧克蘭市博物館的任務,他們設想將這塊地建成城市的一個開放的綠色空間。克雷與另一位女園藝家Scott被邀請參加了設計小組。該博物館的設計是建筑師和風景園林師密切合作的結果,三層的混凝土構造物層層后退,屋頂成為一系列草坪中庭及青翠的屋頂花園的地基。植物軟化了堅硬的幾何建筑形體,精心的栽植使屋頂花園具有親切愉快的氣氛。

          50年代到60年代,克雷還設計了眾多的公共和私人工程,如洛克菲勒學院、杜勒斯機場、林肯演藝中心等等。由于與一些著名建筑師的成功合作,克雷獲得了更多的參與重要公共項目的機會。70年代,克雷的作品有華盛頓國家美術館、約翰?肯尼迪圖書館、倫敦標準特許銀行等,這些作品顯示出他對60年代建立起來一整套設計語言的嫻熟運用。

          1978年,克雷設計了法國巴黎拉?德方斯區的達利中心。這是德方斯中心腹地的一個寬闊的步行大道。克雷的方案提供了穿越交通的走廊和進行會面及消遣的線形公園,水池、噴泉和疊水活躍了氣氛,兩邊各4排懸鈴木組成的郁郁蔥蔥的樹叢,襯托了德方斯大門的景色,并提供了林蔭的場地,同時又與巴黎城市中優美的懸鈴木林蔭道相呼應。

          到了80年代,克雷的作品顯示出一些微妙的變化,與早期相當理性和客觀的功能主義途徑不同,這一時期克雷與同事試圖加強景觀的偶然性、主觀性,加強時間和空間不同層次的疊加,創造出更復雜更豐富的空間效果。這一時期的代表作品是達拉斯的噴泉廣場、國家銀行廣場和尼爾森?阿特金斯美術館的亨利?摩爾雕塑花園。

          達拉斯聯合銀行大廈是由貝聿銘事務所設計的60層高的玻璃塔樓。主要是由于達拉斯炎熱的氣候,另一方面也可能受到建筑方案的玻璃幕墻的啟發,克雷第一次看現場時,就產生了將整個環境做成一片水面的構思。業主和建筑師同意了這個想法。于是,克雷在基地上建立了兩個重疊的5M×5M的網格,一個網格的交叉點上布置了圓形的落羽杉的樹池,另一個網格的交叉點上是加氣噴泉。除了特定區域,如通行路和中心廣場,基地的70%被水覆蓋,在有高差的地方,形成一系列跌落的水池。廣場中心硬質鋪裝下設有噴頭,由電腦控制噴出不同形狀的水造型。在廣場中行走,如同穿行于森林沼澤地。尤其是夜晚,當廣場所有的加氣噴泉和跌水被水下的燈光照亮時,具有一種夢幻般的效果。在極端商業化的市中心,這是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可以躲避交通的嘈雜和夏季的炎熱。

          80年代中期,受建筑師HarryWolf的邀請,克雷著手設計佛羅里達州坦帕市國家銀行總部的一個向公眾開放的花園。克雷和同事在建筑師的建議下將銀行大樓優雅的開窗圖案擴展到花園中,轉化成地面上石塊和草地的網格,高大整齊的棕櫚標示了與城市聯系的通道,下層的紫薇以不規則的種植與地面的幾何圖案形成對比,為廣場帶來四季的變化。長度不等的細長水溝打破了網格的嚴謹,通過泉水帶來親切活潑的感覺。這個占地4.5英畝的廣場,在水的應用上獨具匠心,設計了各種形態的水,如寬闊明亮的大水池、平靜狹長的水渠、狹窄的水溝、活潑的噴水和涌泉,使廣場具有了某些伊斯蘭園林的氣氛。

          1987年位于密蘇里州堪薩斯城著名的尼爾森?阿特金斯美術館計劃建造一座雕塑花園來放置14座亨利?摩爾的青銅雕塑,經過小范圍的競賽,此項令人羨慕的工程又一次委托給了克雷。克雷將正對建筑的長方形區域設計成對稱布局,與新古典主義的博物館立面相協調,周圍以自然式的環境與城市結合,摩爾的雕塑點綴于花園之中。這個設計得到了堪薩斯城市民的喜愛。

          90年代以來,已經80高齡的克雷仍然活躍在設計舞臺上,這一時期他設計了許多私家住宅庭院。1996年的Kimmel住宅花園將建筑與它所處的山腳環境聯系起來,以一系列幾何形的草地平臺作為建筑的延伸,上面布置涼廊、水池、花架等作為室內空間的延伸和室外生活的場所,周圍自然式的草坡和樹叢將建筑平臺與外圍環境聯系起來。

          半個多世紀以來,克雷的作品不計其數。雖然他的設計語言可以歸結為古典的,他的風格可視為現代主義的,但他的作品從來沒有一種特定的模式。他選擇生活在森林和農田之間,為的是保持一個開放的思想,“以孩子般清澈的目光去看世界”,這樣就能夠自己去觀察和感知周圍形式和比例的協調,產生真正的設計,而不是去模仿和裝飾。他認為,設計是生活本身,對功能的追求才會產生真正的藝術,古代的陶器和建筑都是很好的證明,美是結果,不是目的。景觀設計應當成為將人類與自然聯系起來的紐帶。

          克雷的作品通常使用古典的要素,如規則的水池、草地、平臺、林蔭道、綠籬等等,但他的空間是現代的,是流動的。他從基地的情況,客戶的要求以及建筑師的建議出發,尋找解決這塊基地功能最恰當的圖解,將其轉化為一個個功能空間,然后以幾何的方式將其組織起來,著重處理空間的尺度、空間的區分和聯系。他認為,對基地和功能直接而簡單的反映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一個好的設計師,是用生動的想象力來尋找問題的癥結所在,并使問題簡化,這是解決問題的最經濟的方式,也是所有藝術的基本原則。

          他擅長用植物手段來塑造空間,在他的作品中,綠籬是墻,林蔭道是自然的廊子,整齊的樹林是一座由許多柱子支撐的敞廳。克雷對植物材料的選擇非常精心,植物的形態、高矮、枝葉的疏密、冠幅的大小、季節的變化對于空間效果至關重要。在費城獨立大道第三街區的設計中,規劃委員會不同意克雷提出的刺槐按16×12英尺種植的方案,堅持20英尺以上,克雷認為,只有相對小些的距離才能使樹冠形成連續的頂棚,才不會破壞空間的尺度和統一性。經過不斷爭取,最終以12.5×18英尺的折衷方案實施。在達拉斯的噴泉廣場,克雷選擇落羽杉的理由更讓人信服,落羽杉是達拉斯的鄉土樹種,適合水生環境,它的高度與高大的塔樓相襯,它是落葉樹,有季相的變化,它的針葉在落入水中時不會象闊葉樹那樣給水池帶來太多的麻煩。

          克雷經常從建筑出發,將建筑的空間延伸到周圍環境中,他的幾何的空間構圖與現代建筑看起來是那么協調,許多建筑師欣賞這種風格,選擇克雷作為自己的合作伙伴,因而,他成為二戰后美國最重要的一些公共建筑的環境的締造者。克雷與美國眾多一流建筑師有過良好的合作,如路易斯?康、小沙里寧、貝聿銘、凱文?羅奇、SOM等。他曾獲得過各種組織的60多個獎項,1992年,他獲得哈佛大學“杰出終生成就獎”。他的作品曾在紐約現代藝術館、華盛頓國家圖書館、哈佛大學等地巡回展出,這些榮譽表明了克雷的成就獲得了整個社會的肯定。

          主要參考文獻

          Kiley,Dan:《DanKiley-TheCompleteWorksofAmericasMasterLandscapeArchitecture》Boston1999

          Lyall,Sutherland:《DesigningtheNewLandscape》,Thames&Hudson

          ProcessArchitecture33:《LandscapeDesign:WorksofDanKiley》,Tokyo,1986

          Treib,Marc(Editor):《ModernLandscapeArchitecture:ACriticalRewiew》,London,1992

          Walker,PeterandSimo,Melanie《InvisibleGardens》,TheMITPress,1994

          林箐:《歐美現代園林發展概述》,《建筑師》82、84期

          作者簡介:林箐,女/1971年生/杭州人/1993年畢業于北京林業大學園林學院,1997年獲碩士學位/講師/曾發表多篇論文及譯著。

         

        分享到:
        編輯:xiaxiaolin
        有關  現代主義 風景園林大師 克雷  的新聞
        更多評論網友評論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 ·請尊重網上道德,遵守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導致的法律責任
        • ·本站有權保留或刪除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評論即表明您已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評論:
        企業服務

        熱點排行

          熱門博文

          論壇熱帖

        ?

        中國風景園林網版權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2 WWW.www.g5259.com

        欧美AV影院.日韩AV影院.亚洲AV影院